薄徒

无事文艺,有事装逼.

就像一只濒死的天鹅,引颈受戮,直到献祭完体内最后一滴血时,面上还有无知和茫然融入。这像是既知与已知的命运,掌握着完全的自我,无法逃离。一切的一切仿若是最好的安排,不能批判,不能假装不见。就这样,穷极半生只剩淡漠与无奈,淡漠是许多的无可奈何,无奈是极其的自然而然。怕是一生过去,连回忆都不能。

我们彼此靠近,没有距离,不是因为我太过于爱你,而是你设身处地,假装付出自己,为我着迷。
但若事情真的到了这步田地,那我也把自己交给你,你接住它,也就饶了你自己。

好久没撸了....

祭暂时离我而去的学业

亮丽光鲜的外表下   
是早已腐蚀透的  孤寂
无力到惶恐
依旧青涩的血液
是否足以浇灌
未来 发芽
仅靠早年打下的江山
这衰败
又如何支撑我
走完这颓废悲戚的一生?
一无所有自己  就是我的全部
干净地来 布满尘埃地离去
回头望  只得
不停地  不停地
质问自己
把年华留下  也是空
不要站在黑灯瞎火里
对着镜子演绎完 一生
也只有自己
清楚地知道昨日的我
多么辉煌
再不要 独自一人
败倒在欲望脚下 撕裂拉扯
抛弃肉体
抱着灵魂死去......
质问我
还有什么资本去抢夺我的来生?

我曾想过死亡,可是我害怕,结束生命后的我没有然后……


我爸说,他现在去家长会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见证她女儿有多么的失败......(┬_┬)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笑是因为他们很快乐,我只知道,我笑却恰恰因为我不想哭。

© 薄徒 | Powered by LOFTER